研究中心

叶剑英名字(笔名)逸谈

文章来源: | 时间:2023-07-19 00:10:00 | 点击数:427

 导读

 叶宜伟、叶剑英、杨雨苍、尤赫洛夫、陆令一、601,这些名字(代号)是叶剑英同志伟大革命生涯中的符号;剑影、陆凌宇、兼影、铁矛、苍柏这几个笔名,则是“把剑长歌气压轩”时的豪气,是“元帅余事付讴歌”时的情趣。

 1897年4月28日,叶剑英诞生于梅县雁洋虎形村,是叶姓到雁洋开基后的第十七世,为宗族中的宜字辈。根据家谱,父母给他起名宜伟,字沧白。虽然他后来改名为剑英,但雁洋亲属还是习惯称他阿伟或伟哥。1950年,他从弟弟叶道英手中拿到母亲遗像后,在相片下面题词“为人民的中国而欢欣,为人民的儿子而微笑”,落款是“伟儿”。1980年叶剑英最后一次回故乡,与他一起长大的堂弟媳张善妹还是亲热地叫他“伟哥”。

 1917年,叶剑英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学校,在给弟弟叶道英的信中,他满怀信心地写道:“当今天下混乱,乃英雄吐气之时。有胆识、有军事技能者为前驱,有文才、有谋略者为后盾。”他决心学得文才武略,将来在疆场上一展英豪之气。于是,他特意将自己名字改为“剑英”。

 在云南讲武学校读书期间和毕业后的一段时间内,叶剑英以“剑影”为名,发表诗词。计有《夜宴》《雨夜衔杯》《送赵君益坚出发水东》《羊石杂咏十绝》等共十五首诗,后收入云南讲武学校学生文艺社团“剑余诗社”的社友诗集《剑余诗集》中。“剑影”这一笔名,从字面上或许可理解为“剑英”二字之谐音。

 1927年12月广州起义失败后,叶剑英由党组织安排,在香港隐居一段时间。1928年秋,党组织安排叶剑英到苏联学习。他化名杨雨苍,从上海出发,经大连、哈尔滨、满洲里,闯过一道道关卡,越过国境线,乘火车到达莫斯科。在苏联的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期间,他的苏联名字叫“尤赫洛夫”,毕业时,他写的个人自述中,落款就是用俄文写的此名字。之后,他还是化名“杨雨苍”,回到中国。长征胜利后,根据党中央的安排,叶剑英于1935年12月担任东北军工作委员会副书记,开展争取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统战工作。1936年8月,中共中央将东北军工作委员会改为洛川工委,叶剑英任书记,作为中共中央常驻代表前往西安。为了保密和安全,叶剑英与潘汉年、彭雪枫、边章伍等一行十多人,化装成国民党人士,从苏区进入白区,叶剑英仍化名杨雨苍,扮作马伕,其他人根据各自身材情况分别扮成国民党的团长、副官、参谋、随从、士兵等,团长走在前面,马伕走在最后。一行人经巧妙应对,顺利通过国民党当局的层层关卡,进入西安城。叶剑英以“杨先生”之名住进张学良副官孙铭九的家中。这位“杨先生”生活朴素,身着长袍或中山装,风度翩翩,和蔼可亲,俨然一名儒雅学者。他深居简出,无事不打扰孙家。直到“西安事变”后,叶剑英以公开身份做统战活动,孙铭九夫人才得知在家里居住了近半年之久的“杨先生”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叶剑英,想到叶剑英简朴的生活、平易近人的作风,深有感触地对孙铭九说:“这样的人,在东北军中是找不到的。”

 1941年10月9日在延安时,叶剑英亲笔填写个人履历表,曾用名一栏填写的就是“杨雨苍”。

 叶剑英父亲叶钻祥年轻时在雁洋与松口之间的横西滩头村做小生意,与村中的杨崇焦交往甚密,借杨家屋子居住。杨、叶两家世代交好,杨崇焦为人豪爽仗义,在松口、雁洋甚至梅县都颇有威名。叶剑英从小就敬重杨崇焦。而“雨苍”则来自雁洋雁中村人李雨苍。李雨苍名英电,讳霈霖,号雨苍,别号紫霆、增广生,为人急公好义,刚直不阿,才德兼备,在村中极有声望。于雁洋中村创设私塾“花柳重春轩”,收授门徒,以才启智,以德化人,诲人不倦,学者多有所成,从者极众。雨苍公之子李岳三、李淦荣兄弟多才多艺,都是叶剑英在三堡学堂时的老师。李岳三是叶剑英的算术、历史、图画科老师,而做弟弟的李淦荣则是叶剑英的修身、国文、算术科老师。两人名字都列于叶剑英三堡学堂的毕业证书上。因此,可以猜测,李雨苍父子三人,曾是叶剑英少年时极为尊敬的人。叶剑英因革命工作的安全需要,在取化名时,从自己小时候所敬重的两位长者中分别选出姓和名,组合成自己的别名,也是别出心裁,饱含着对故乡人、故乡事的一番情意。

 叶剑英在写诗时,落款除了用叶剑英这一名字外,有时会用“陆凌宇”这一名字。其女儿叶向真在后来从事电影艺术工作时,想要另取一名字,对父亲说挺喜欢他名字“陆凌宇”中的“凌”字,叶帅对她说“那就叫‘凌子’”吧,于是中国电影著名导演凌子的名字由此而来。叶帅的陆凌宇有时还写作陆令一,或是“601”“六01”。

 关于叶剑英代号“601”的来历,在北京香山革命纪念馆展出资料中可看到,1949年1月19日北平市军管会秘书处发出《通知》:“兹发出北平市委及军管会系统代号表,规定入城后使用,因系绝密文件,希指定专人保存不得遗失,不得翻印。”在《市委代号表》中可看到,市委总代号是“光山”,书记代号701,副书记代号601……在《军管会本身代号表》中可看到,主任代号“陆令一”,副主任代号“704”……叶帅看书时,喜欢在封面上签上名字,兴之所至,由代号601、陆令一的谐音衍生出了“六01”,“陆凌宇”。

 笔者近日有幸参加叶剑英的物品、资料整理和征集工作。在叶剑英所阅读过的书上,除了以上所说的几个名字外,还发现他签写的几个比较独特的笔名。1956年8月的《中国医学史》封面上,叶帅的签名是“兼影”,这也许是他从早年在云南讲武学校笔名“剑影”衍生,同时又还是“剑英”二字的谐音。1958年8月的《土农药志》封面上,叶帅签名“铁矛”,笔画急促有力,笔尖带锋,如同闪光匕首,如锐利矛锋。而在一本《陆放翁集》的封面上,叶帅签名是“苍柏”,这应该是从他自己的字“沧白”谐音而来。“沧白”是出生时父亲所起,而“苍柏”为签名者自己心意所在,即使是灵犀一闪,也自带一番苍翠浓郁、挺拔向上的情境。

 叶宜伟、叶剑英、杨雨苍、尤赫洛夫、陆令一、601,这些名字(代号)是叶剑英同志伟大革命生涯中的符号;剑影、陆凌宇、兼影、铁矛、苍柏这几个笔名,则是“把剑长歌气压轩”时的豪气,是“元帅余事付讴歌”时的情趣。我们也许可从这些名字中,去感受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、军事家叶剑英博大胸怀中真挚细腻的情感涟漪。

(作者:王新亮,发表于《梅州日报》2023年4月27日)

版权所有:叶剑英纪念园 电话:0753-2827395 传真:0753-2827395
地址: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叶剑英纪念园 邮政编码:514759 电子信箱:yjyjny@163.com 粤ICP备2020103982号